Dreamer

【蝎迪】慢性相交(1)

估计是个心血来潮养老婆的故事


》》》




  从小看着长大的小孩儿突然跨了半个国家栽到自己家里,蝎说不上很乐意。
  
  
  深秋的冷气流如同屏障一样笼罩了整个城市,迪达拉把半颗脑袋都藏在厚厚的红格羊毛围巾里,拉着行李箱加快了前进的步伐。
  
  
  毕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迪达拉很清楚蝎的脾气。蝎不喜欢等人也不喜欢被人等,用迪达拉的话来说就是几乎狂躁症一样的偏执。不过也有个好处,就是在蝎搬走之后、迪达拉每天晚上用LINE找蝎的时候,蝎没有事的情况下绝对会秒回。
  
  
  后来蝎就回的不那么及时了,迪达拉以为是蝎工作忙了,实际上是蝎根本就懒得多搭理他。
  
  
  至于从小一起长大,也是迪达拉单方面从小到大身边都有蝎跟着。房子隔壁漂亮又冷漠的大哥哥,捏着三岁迪达拉肥嘟嘟白白的小脸蛋,对着那双睫毛长长充满着期待眨个不停的蓝色大眼睛,说了一句我讨厌小鬼。
  
  
  两个人的父母是同事,后来一起到同一个地方出差,就把套了个轻松熊连体衣的小迪达拉塞到蝎的怀里,轻松的说了一声“拜托你和千代奶奶啦”,跳上飞机有说有笑的走了。大学里满脑子思春期烦心事的蝎耐着性子满脸恼火的抱好怀里动来动去的小孩儿,不一会儿感觉衬衫领被拽了拽。他低头看见轻松熊仰起脑袋来,边抓蝎衣领边口齿不清的喊着“哒...啊...”金色的头发软软的从小熊帽子里落出几缕。
  
  
  迪达拉努力重复了好多次才叫出了“旦那”,发音绝对不标准。不像是当大哥,反而是做了爸爸的感觉在蝎的脑子里像一条奔流的大河一样浩荡而来,然后实实在在的灌满了蝎整个理科脑子。蝎鬼使神差般面无表情的俯下身去,使劲蹭了几下迪达拉的小脸。
  
  
  蝎很自责,他深深的检讨了一下,觉得自己不应该那么早就给迪达拉进行艺术启蒙教育,更不应该把小脑瓜转的比谁都快的迪达拉放进自家的书房。每次他背着厚重的书回到家里拉开房门发现自己房间被炸的一塌糊涂,罪魁祸首还扎个小辫穿条小裤衩得意洋洋的站在床上,用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学来的一点也不可爱的口癖向他宣告“这是艺术!嗯!”的时候,蝎都会把迪达拉从房间里扔出去。
  
  
  那可是实实在在的扔,蝎在走廊尽头铺了几个软垫子,每次都能准确无误的把迪达拉从走廊这头的房间扔到走廊那头的垫子上。来来回回扔了大半个月,蝎上臂的肌肉都更发达了。
  
  
  自从他们的父母一起出差过一次以后,迪达拉的父母就逐渐闲下来了。可是蝎仍是落不着清闲,迪达拉三天两头的往赤砂家跑。三四岁的时候迪达拉用小胖手“得得得”的敲门,六七岁的时候他踮起脚努力够门铃,十一二岁的时候就是狂妄的用脚踹门了。
  
  
  “我知道旦那你在家!嗯!你有本事造傀儡你有本事开门啊!”
  
  
  一来二去蝎干脆直接把自家钥匙交给了迪达拉,指着他鼻子说再敢踹一次门连你一并做成傀儡。迪达拉看了那张并未随着年纪增长而有多大变化的、立体的、帅气的脸好一会儿,声音软下来问蝎旦那今天是不是有什么不高兴的事啊,嗯。
  
  
  不喜欢小孩子的蝎唯一不讨厌的小孩子拽着他进了屋,一屁股坐他旁边眼神清澈的看着他。也许是因为迪达拉太小,也许是因为相处的时间干脆把两人变作了家人,蝎脸上最细微的表情变化都瞒不过迪达拉的眼睛。
  
  
  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事,就是蝎好不容易熬到事业有成,傍晚回来时偶然瞧见大学里全班唯一、正巧还生的好看的女同学小南,挽着自己朋友佩恩的手臂有说有笑的走过,快奔三的蝎突然被二人无名指上的光刺了一下。
  
  
  蝎从来不觉得没有感情生活是什么麻烦的事,也没想到看到幸福,落寞还是会不自觉的缠绕上心头和眉头。
  
  
  迪达拉一脸“我懂我懂”的模样拍了拍蝎的后背,这种表情安在孩子脸上显得分外可笑。迪达拉又挺直了小胸脯啪啪的拍几下,带着几分炫耀的跟蝎讲话。
  
  
  “旦那别担心!小学里追我的女生可多了!嗯!”
  
  
  “我长大了嫁给你也可以,嗯!反正喜欢我的人都能排起队你肯定不会觉得没面子,嗯。”
  
  
  蝎哭笑不得的看着小男孩儿骄傲的头快抬到天上,也不知道他到底要炫耀什么。蝎弹他脑瓜一下音调冷静的说你不要胡说八道了,有一天你能找到像小南一样的好老婆人生也算是成功一半了。
  
  
  不过一想到迪达拉在长大后的某一天也会喜欢上别人,越发英俊的男孩子也会因为某个少女而皱紧眉头,吵闹的小孩也会为了保护谁成长为坚实可靠的男人,蝎就觉得心里有个地方酸酸的,甚至有点疼。硬要蝎说就像是一种要嫁女儿,辛辛苦苦养好的白菜被猪拱的感觉。
  
  
  事实证明这颗白菜养得还不错,又白又大的就是稍微有点歪。为了证明自己的艺术,迪达拉隔三差五的脸上添新伤。打赢打输迪达拉都跑到蝎这儿来叫蝎给他处理伤口,有点像大雄每次被胖虎欺负以后扑到哆啦A梦怀里的感觉。
  
  
  贴好了纱布迪达拉就把头凑过来,一脸深情的对蝎说只有旦那理解我的艺术,嗯。迪达拉最近个子蹿的快头发也长了,刘海都快挡住半边小脸。蝎头皮发麻的躲开迪达拉含情脉脉的眼神,跟他说永恒的美才是艺术,野比迪达拉。
  
  
  等到迪达拉上高中的时候,蝎已经在另一个城市买好了房子,跟着工作一起搬过去。临走的那天晚上蝎开车去机场,以为自己上车前迪达拉又会表情夸张的从二楼跳下来,一把抱住他唧唧歪歪半天,不过直到驶入机场高速,还意外的没有看到迪达拉。
  
  
  不觉得多失落,只是不知道下次再见面会是什么时候,没准是自己回老家参加迪达拉的婚礼也说不定。蝎有点恼火的揉揉头发,放下车窗吹吹风。暮色苍茫,傍晚的天空中火般炫目的橙色已经退下,即将转为漆黑的暗紫遍布了整个苍穹。
  
  
  五光十色的烟火在蝎的眼眸里绽放开来,远处的天空里烟花升起又炸开,星星点点的花火在绽开后落下去,咚咚的爆炸声远远的不绝于耳。各色各样的烟火接连不断的升空开放,不甚明晰的组成几个大字。蝎不自觉的笑,烟花是炸开给他看的,不用想也知道是谁干的。
  
  
  “再见。”
  
  
  之后迪达拉开始用LINE和蝎联络。生活的琐事、不会的题目和少年的烦恼,一股脑的全跟蝎倒出来。最常见的还是迪达拉没完没了的抱怨,蝎拿着手机甚至想象得出那一端的小孩儿肯定是做完作业躺在床上,把脚往墙上一搁,半个脑袋悬在床外边和他说“旦那不在真无聊,嗯”。
  
  
  断断续续和蝎交往过的两个女友早就都分手了,断的一干二净。迪达拉的LINE头像是JOJO奇妙冒险里的角色,几天前的晚上那个黑白线条肌肉分明表情狰狞的脸旁边突然冒出很多红色气泡提示,蝎被提示音吵得头疼,不得不拿起手机看看那些消息。
  
  “旦那!!!!!!!!!!!!!!!!”
  
  长到烦人的感叹号。
  
  “大消息!!!!!!!!”
  
  你倒是快说啊。
  
  “我考去你那边的大学了!!!!”
  
  看来高中成绩不错。
  
  “所以,”
  
  “为了减轻一下我家没钱交房租的负担,嗯,”
  
  “我申请和英俊潇洒玉树临风才高八斗学富五车的赤砂蝎先生住在一起,嗯!”
  
  “三分钟不回复就是申请通过。”
  
  “好的!申请通过!嗯!”
  
  “旦那我下周三傍晚六点的飞机,记得来接我,嗯!”
  
  “你不会把满身才华还人畜无害的我丢下的吧,嗯。”
  
  “要是不来接我我被绑架走旦那你记得顺着我扔下的粘土来救我,嗯!”
  
  “旦那快理理我,嗯!”
  
  发了一个漫画角色招手的表情。
  
  “旦那你被绑架了,嗯?不会是因为太久一个人住被绑架都没人知道吧,嗯。”
  
  “旦那太惨了吧!!!”
  
  
  蝎盯着屏幕看了几秒,回了一句“好吵,闭嘴。”,僵硬地起身去收拾一直没人住的客房。
  
  
  迪达拉小步跑出航站楼不几步就看到前方裹着黑风衣下车的那头红发,他理理被围巾托的乱七八糟的长发,手机塞进大衣口袋里,迈开脚步朝着蝎跑过去,给刚转过身来的青年一个措手不及的大力拥抱。
  
  
  “旦那!!!好久不见!!!”
  
  
  迪达拉力气大,蝎被他抱着感觉自己老腰快断了,不安分的金色脑袋还不停的往他下巴上蹭。蝎努力拉开了迪达拉,在损这小子之前先看看他变成什么样了。
  
  
  少年睁着明亮的蓝眼睛面带微笑的看着蝎,抱了一下子又把头发抱乱了,半边刘海彻底挡住了脸,穿着一件驼色的大衣,牛仔裤和高筒靴,长发及腰,手里拉着一个大的不像话并贴满了“芸術!”等中二标语的大旅行箱。个子好像高了一点,身材比以前更壮了一点,脸上的表情还是一如往常,好像每次见到蝎迪达拉都是这个笑脸。
  
  
  蝎拍拍迪达拉脑袋顶,带着几分欣慰的说迪达拉从猴子进化成人了。
  
  
  迪达拉立马变脸瞪蝎一眼骂他逆生长老妖男,箱子也不管直接跳上车,摆明了要蝎给他搬箱子。
  
  
  蝎无语,接都接了,就搬个箱子吧。
  
  
  一路上迪达拉都在问蝎的房子是什么样的蝎每天做什么会不会自己做菜他住的房间好不好,蝎握着方向盘心不在焉的回答,迪达拉把脸靠近车窗在上面哈一口气,然后在白气范围内用手指画蝎的脸。
  
  
  到家后迪达拉无比积极的拎了箱子就跑进去东瞧瞧西转转,蝎不知道哪来一股想欺负开心小孩的冲动,虽然他对别人都不是这样,但看到迪达拉可爱的样子就想调戏调戏他几乎是出于大叔恶劣的本能。
  
  
  蝎把迪达拉推进收拾好的房间,凑过去脸对脸的揪他耳朵:“好好珍惜,等我有了新女友就得把你打包扔出去了。”
  
  
  两个人靠的很近,迪达拉的笑容一瞬间有些凝固在脸上。他能注意到蝎的变化就当是他情商高,蝎看不出来他的变化就算蝎榆木脑袋吧。迪达拉干咳两声清一清差点变哑的嗓子,立即换上一副更开心的笑容去捏蝎的脸:“我找到好地方还不稀罕和单身大叔住一起呢,嗯。”
  
  
  蝎使劲扯他耳朵一下,放迪达拉一个人布置房间,转身丢了瓶小鬼爱喝的冰可乐进来,表示他对新住户的欢迎。
  
  
  半夜的时候一声尖锐的爆炸声从迪达拉房间里传出,蝎惊醒,黑着一张脸踹开迪达拉房门,把脸上混合着惊恐与歉意的迪达拉逼到墙角把他整个人用胳膊使劲圈着抬起来,想要再像儿时一样扔小东西出门,却发现扔不动了,现在充其量也就是一个把迪达拉抱着双脚离地的力气。
  
  
  迪达拉长大了,已经成年了。迪达拉的头发柔柔的堆在蝎脸前,蝎保持着抱起迪达拉的动作心中莫名的放松,好像长久以来一直束缚着他的什么东西终于放下了似的,偏过头去恰好挨住迪达拉的脸。迪达拉明显受到了莫大的惊吓,动作明显的抖了好几下。回过神来的蝎把迪达拉狠狠丢在床上,拉过被子将人捂了个严实,丢下一句晚安扭头就走。
  
  
  被子里的小孩红着脸拉紧了被角,用只有他自己能听见的声音低低呢喃了一句“旦那晚安”。
  
  

评论(26)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