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eamer

今天的晓,迪达拉也是最晚起床的。
“他为什么每天起那么晚?”对于宁可把睡觉的时间用来赚钱的角都,根本无法理解赖床这一行为。
“每天早上都要和蝎腻一会儿吧?”飞段打了个哈欠靠在椅背上,抬眼却看见绯流琥从眼前挪过,“??蝎不是起来了?”
众人打算将这一行为归于青春期爱睡懒觉。




在洗漱室里,迪达拉每天都要努力的换着三个牙刷挤好牙膏依次刷牙,几乎要哭出来



评论(6)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