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eamer

【轰出】SunnyRain

·只是想看高中生小男孩儿快快乐乐在一起的可能会有ooc的故事

//

  一切始于那个夏阳和煦的午后。
  
  由于校内特训要针对每个人不同的个性进行变化训练,所有人被允许一起外出去购置“自己认为在训练中有必要用到”的相关物品,费用当然由雄英慷慨的报销。沉浸在实用性与价格对比中的绿谷出久,把上午十时开始的采购延续到了下午三点才结束。午饭也没吃,等到他抱着大袋子跑出来的时候,A班其他同学都已经搭公车离开了。
  
  除了他和轰焦冻。
  
  轰抱着黑色帆布运动双肩包,半倚靠在商场入口处的长椅上,眯着眼睛百无聊赖地捏着包带。阳光毫不客气的笼在轰的周身,让他看起来就像阳光里不真实的幻影。
  
  “轰君!你也刚刚出来吗?”
  
  绿谷喊了一声,小步快跑到轰的座椅前,轰抬头看着挡住他面前阳光的少年,背光的阴影让他一时间分辨不出绿谷脸上的表情。
  
  “嗯,我也才买完东西不久,一起回去吗?”
  
   太阳雨就在这期间不期而至。最开始只是太阳周边绕了几朵稀散的云,而云就像不愿离去似的黏在太阳周围,越来越多、越堆越多的云朵仿佛终于不堪对太阳思念的重负,落下了泪珠。从牛毛细雨到大如雹粒,雨滴密集的砸了下来。
  
  绿谷赶忙扯下身上的制服外套披在头顶上,怀里紧紧抱好他的训练工具。当雨落在地上溅起了水花时,绿谷快步跑了起来。他墨绿色卷曲的发尾还附着湿漉漉的水珠,外衣紧紧贴在身上,衬衫下结实的肌肉隐约可见,他在雨幕中奔跑,在雨幕中回过爽朗的笑脸,在雨幕中大声喊出来。
  
  “轰君!不快点跑起来就要湿透了!”
  
  忘记了加快步伐,轰怔怔地瞧着绿谷远去的背影。对他来说,绿谷露出的每一次笑颜都像是一记smash,只不过造成的不是皮肉伤,而是重重的打在少年懵懂犹豫的心上。重重的,带着绿谷特有的力道和想成为英雄的温柔。
  
  似乎是有些兴奋,左半边好像微微热起来了,空气中模糊不清的是水蒸气吗,轰只需要再快一点就能追上绿谷,然后把碍事的双肩包扔到地上,用力地拥抱被淋湿的、矮他一头的绿谷,借着被雨变薄的衣物和对方肌肤相碰,之后把头靠在绿谷耳边,不去在乎等了三个小时的疲惫,而是在来的快去的也快的太阳雨中低沉地重复几个预备了好久的音节。
  
  “我喜欢你。”
  
  事实上轰真的去拥抱、去那样做了。
  
  “我喜欢你。”
  
  淅淅沥沥变小的雨中,怀中的人受惊吓般的抖动了一下,回应轰的是一只贴上他后背、抓紧他制服的手,还有怀里仍旧看不清表情绿谷轻微的点头。
  
  “东西、东西太重了!!当然我也、我也喜......”
  
  晚饭时间二人都有些害羞的尴尬,绿谷以没吃午饭为由,头也不抬的扒掉了三碗猪排饭。最后一粒米下肚以后,绿谷低着头瞥见和他隔了一个座位的轰正一脸严肃、慢慢慢慢地吸着荞麦面,好像这是轰最后一次有机会吃荞麦面一样吃的认真细致。三秒后他们心照不宣的对上了眼,轰像宣布什么政策一样使劲点点头:“等下可不可以来我房间一下?我有东西想给你。”
  
  绿谷也像临危受命的钦差大臣一样,使劲点点头。
  
  轰努力布置的和室还是太过严肃,洗过澡后绿谷蹑手蹑脚敲了敲轰的房门,轰开了门两人面对面正襟危坐在坐垫上,中间卡了一副厚厚的白色皮制手套。
  
  “...虽然你把训练核心转移到了脚上,但是手臂在必要时也是会用得到的。”轰缓缓开口,“上午我看了一下,算是买到了外贴了钨制金属片的皮手套,耐热也可以保护重要关节,训练的时候也许会用得到。”
  
  “不不轰君这样太破费了我现在真的没关系我...”
  
  “算是补给你今年的生日礼物,”轰直直看向绿谷,“何况我不希望你再受伤。”
  
  没办法,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绿谷出久用力攥紧了他的睡裤。一切都来得在意料之外,他不是没有考虑过落榜雄英的可能性,也绝对想不到这个推荐入学的保送生曾对他怀有敌意、曾视他为旗鼓相当的竞争者、曾过于自负的想要背负家庭的一切,绿谷没法不承认除了自幼对成为英雄的渴望,正是轰焦冻对他的一视同仁给了他继续前进的动力。
  
  ...还有些许对未来的期许,“如此强大的人居然对我抱有期待,我又怎能落后呢?”轰就这样在绿谷心中变得不一样起来。
  
  “谢谢轰君..”绿谷着松开紧绷的自己,把手覆在同样紧张地抓着自己衣服的轰手上,微热的触感自手背传遍轰的全身,就是这双手,毫不留情的打碎了轰心中那堵厚厚的冰墙。体育祭历历在目的场景,那股冲碎坚冰的热浪,冰在破碎的同时被燃烧的半边融化成混着辛酸与释怀的冰水,让他在对战爆豪时轰无法拿出热情。灼热的火焰,不是为了他自己,不是为了安德瓦甚至不是为了母亲,他的力量由他来使用,而他在这段日子里似乎只能为绿谷燃烧。
  
  少年心底蠢蠢欲动已久的感情是不受束缚的新芽,绿谷手搭过来的瞬间轰便本能地将绿谷拉近自己的身边,轻轻地去亲吻绿谷的脸。他们还不懂得如何去如胶似漆的热情接吻,只是有种再自然不过的感觉,想接触对方,想亲近对方,想感受他此刻的存在,想接受这么久的小心翼翼换来的大团圆。
  
  轰在他以为不可能有爱情的未来里被绿谷撞了个措手不及,如释重负也不可避免的在心底偷偷唱起了思恋的小曲。他会在上课时盯着那颗随着老师讲课进度上下摆动的毛乎乎的绿脑袋,有时甚至不自觉的想伸出手去揉一把绿谷看起来就很柔软的头发,然后被相泽一个凌厉的眼神狠狠瞪回去。
  
  如今这头绿发的主人就在他眼前,还半眯着眼像只睡不醒的小兔子一样迷惑的等着轰说些什么。轰什么也不想说,他去用力拥抱绿谷,这种时候再搞什么长情的告白未免也过于俗套了,何况现在的气氛好像并不适合讲多余的话。
  
  沉寂在寂静空气里的拥抱持续了足足五分钟,绿谷抱着脑袋耷拉在他肩膀上的轰,感觉自己像抱了一只撒娇的大狗宝宝。半晌,轰先开口打破了拥抱黏腻的气氛。
  
  “绿谷......”
  
  “嗯?”
  
  “你喜欢我为什么不和我说?”
  
  “...轰君不也是到今天才说吗...!!”
  
  于是轰被出其不意的来了一记微型爱意smash。
  
  确认了彼此心意的少年会变得无坚不摧,似乎视线离开彼此一秒都是抽干氧气的绝症。二人在班里并不会有过多的互动,最多只是课堂上略显刻意的四目交错,课件大家聚在一起时悄悄的站在一起,午餐时间继续隔一个毫不知情的同学、当然多半是饭田,然后在短暂的午休里跑上顶楼,在错开阳光的楼梯间大力相拥。
  
  在校的的约会地点多半是在轰的房间,因为轰坦言“在绿谷的房间做这种事总有种被欧尔麦特盯着看了个一清二楚、说不定还会被他强制分手的感觉”。
  
  绿谷又气又笑,轰明明是个帅哥,一本正经讲话的时候就像小孩子在吐槽完全不明白的东西,强撑着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说不着边际的话,有种诡异的可爱。“偶尔也会有欧尔麦特做不到的事,我觉得。”
  
  时不时的他们也会患得患失起来,偶尔是对方不在的时候,多半却又是一起训练的时候,协调性搭档训练是按随机抽签搭配组队的,并不总能把轰和绿谷安排在一起。如果说能见识到彼此战斗的英姿也算是一种安慰时,两人搭档训练才更给予他们深深的不安。
  
  会变得害怕。当轰扔出火焰诱敌并用冰墙防御的同时,绿谷会从他身侧或者早已躲藏好的地方跳出来给敌对小组一个绝对防御不住的打击,更亲密的相处让他们更加信任彼此也更加了解彼此之间的行动,甚至还被怀疑过“你们两个是不是偷偷练习过啊”,但实际上只是心的距离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近的多,近的如同他们成为职业英雄之后就是这幅行动模式。可是仍旧止不住的害怕。这份靠着青春滋润发芽成长开花的恋情,是否也会随着时间的风吹日晒而凋零?毕业后在同一事务所的可能性极小,能一起行动的机会更是一只手就数的过来,到时候甚至会不在同一个城市、同一个国家,更可怕的是,也许哪一天,就是天人永隔之日......
  
  他们也会像告白那天的太阳雨一样,来得快下得猛,但是去的也快么?那场雨之后只有外套是湿哒哒的,地面上一丝痕迹都没有。
  
  “我认为是持久战。”
  
  “轰君你指...今天的训练?”
  
  “不,那个,我说的是和你...”轰不自然的挠挠头,“我是说,你可能有时会和我想的一样。”
  
  “啊...嗯。”绿谷也不再隐瞒,干脆露出了苦笑。原来轰君也在为同样的事烦恼啊,原来会为这种情况感到安心啊。
  
  “并不会那么简单就结束的。”
  
  “轰君为什么会这么想?”
  
  “因为,”轰的眼神越发认真起来,深灰色的右眼也变得深沉,“有很多事在成年之后做更合适。而且说不定以后还会有新的科技和个性能帮助同性带来小孩,而我绝对不会像安德瓦那个混账老爹一样,我一定会把孩子认真的培养成优秀的英雄。”
  
  眼瞧着轰接下来就要发表关于房产和教育的更多见解,绿谷红着脸一把捂住了轰的嘴。
  
  再听轰君说下去就会变得现在、立刻、马上就想结婚了!
  
  不仅仅是现在,明天后天,下一周,下个月明年直到毕业后直到很久很久以后都想和这个人一直在一起。想和他一起扶持鼓励着成长,想再听他说这样可爱的话,想和他一起成为最棒的、能够拯救别人的帅气的英雄。
  
  如果这只是晴天里一场不期而至的太阳雨,就让它在短暂的时间内下得比任何时候都猛烈吧;如果雨里有那个会披着外套和自己一起拥抱并奔跑的人的话,就让这场雨在耀眼的阳光下永远继续下去吧。
  
  
  Fin

评论(6)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