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eamer

【轰出胜】Endless Day 01

  *毕业后设定

       *有点胃疼文(大概)
  *渣胜,渣久,黑轰

  *胜➡️久⬅️轰
  *ooc 
  
  毕业进入英雄事务所后,繁忙的英雄事务活动远超出了A班全员的想象。即使在雄英就读期间,各种各样的突发事件和职业体验大大丰富了学生们的经验,初入社会时,琐碎复杂的事务所工作还是把所有人都累了个够呛。
  
  如果不是上鸣电气在许久没有消息的班级群里哭天喊地的嚎着“我们出来见一面吧”,全班同学可能都没法从成堆的事务中抬起头来回顾一下“哦,原来我还曾有一群和我一样命苦的同学”。
  
  为了同时具备便利与情怀两种条件,上鸣联系了相泽老师,使学校破例允许他们在暑假期间、晚上七点之后,在学校食堂进行聚会。除了料理英雄会为他们准备在怀念无比的高中菜单之上、进行过深化的菜肴之外,特别供应的酒也是成年人聚会的重中之重。
  
  绿谷出久抱着欧尔麦特抱枕靠在沙发上,看着班级群消息一条又一条从提示框里跳出来。A班所有人几乎都对这次聚会表现出了极大的期待与热情,就连轰也不例外。而唯二没有回复消息的两个人,就只有……
  
  他和爆豪胜己。
  
  绿谷长出一口气,闭上眼睛身子一歪,作势要躺在沙发上的时候,却掉进了温暖的怀抱之中。
  
  “出久,你刚刚没在看消息吗。”轰焦冻放低身子坐下来,一只手揽着绿谷的肩膀,一只手把还冒着热气的可可放在茶几上,低头对着绿谷淡淡的微笑了一下,“上鸣说班里要聚会了。很久没见到大家,我很期待。”
  
  轰分明一副温和的笑颜,绿谷却感觉那双直视着他的异色眼瞳在暗示着什么,其中藏着不可捉摸的深渊,不由分说的想要把他吸进去。
  
  “嗯……我也很期待。”绿谷用脸去蹭蹭轰的脖子。
  
  不,他一点都不期待。
  
  他说谎了。
  
  差不多毕业的时候轰和他告白了,而他也选择了接受轰。刚跨出校门轰就把他领来了现在这幢公寓门口,轰把钥匙拿出来,塞进绿谷手里,用近乎虔诚的眼神望着绿谷,说这是他毕业前就买好的公寓,离中心区和电车站都很近,房间里按照绿谷的喜好布置成了欧尔麦特主题。说完后轰把绿谷抱进怀里,轻轻吻着绿谷的头发。“希望你会喜欢。”
  
  绿谷也因激动涨红了脸,可那句“谢谢轰君”还没说出口,他就像被狠狠抽了一巴掌似的猛地回过神来。
  
  毕业前?他的喜好?无论购置房产还是布置房间都要花很大一番功夫,轰是在毕业典礼两天前才对他告白的,轰肯定很早就在准备了,可是……
  
  轰凭什么有信心,他绿谷就会成为这间房子的主人?
  
  绿谷摇摇头,把这股突然冒出来的奇怪想法从脑子里面驱赶出去。他重新看向面前的男友,少年也正深情的回望着他。轰凭借自己的能力,在雄英读书期间就挤进了受人瞩目的英雄榜前10名,当之无愧的努力而英俊的新生代英雄。绿谷不打算去质疑轰对他的感情,轰于爱爱就是一个懵懂无知的孩子,他喜欢绿谷,他就把一颗心全取出来无所保留的捧到绿谷面前,还对他笑。
  
  可是绿谷却在想象如今在公寓门前拥着他、亲吻他的人有一头夺目的金发,眼睛也该是充满着危险气息的猩红色。
  
  轰选错了。任何人都行,谁都可以,轰如此全身心的爱情,不该给他,最不该给他。
  
  绿谷几不可感的哆嗦了一下,却被轰拥得更紧。
  
  聚会的日子很快就到了。见的都是高中同学,绿谷随便挑了件t恤和短裤就跟着轰匆匆出门,走到差不多学校附近的时候,轰抓过绿谷的手,紧紧攥在手心里。
  
  他们两个来的不算早,等到走进了食堂,除了堵在路上的濑吕和坐错了电车的尾白,其他人都坐在里面了。菜还没上,大家都在兴高采烈的聊天,切岛看见轰拉着绿谷的手,而绿谷一脸赔罪似的表情走进来,情不自禁的长大了嘴,然后像受了什么莫大的打击一般吼了一声,用上硬化的个性去捶打上鸣电气。
  
  上鸣一边躲着切岛的攻击,一边两眼放光的瞧着轰和绿谷相握的手:“你们终于来了啊!切岛切岛实锤了,快给钱给钱。”
  
  “呐呐!还有我的份!”芦户突然凑了过来。
  
  “轰,绿谷,我恨你们.......”切岛哭丧着脸,哭哭啼啼地打开钱包,分次各抽出两张一万円递给笑嘻嘻的上鸣与芦户,拿到钱的二人正击掌庆祝。
  
  “…怎么回事?”轰皱皱眉。
  
  “切岛这家伙高二就和我赌来着,”上鸣得意地挥挥手里的战利品,“我们赌绿谷最后会选你还是会选爆豪,你那个时候喜欢绿谷就和绿谷喜欢爆豪一样明显啊,要不我怎么会把所有希望寄托在你们俩身……唔唔!”
  
  上鸣话没讲完,嘴就被冲过来的芦户捂了个严实。
  
  “就是玩笑!玩笑话而已啦!”芦户笑着打圆场,拉开椅子招呼轰和绿谷过来坐下,“那个时候训练太累了,想找点乐子嘛。”
  
  轰点点头,不再说什么,挨着绿谷坐到一边,将二人握着的手直接放在桌子上,似乎在宣示着主权一般。而绿谷此时更是连头都不敢抬,缩着脖子窝在椅子上,眼前一片空白,脑海中还回响着上鸣刚刚讲的那句话。
  
  我喜欢小胜……就那么明显啊……
  
  眼角余光隔着桌子上的装饰品瞥见一张满是不耐烦的脸,绿谷抬起头,双眼对上那双熟悉的红色眼瞳,这让绿谷差点掉下眼泪来。
  
  爆豪胜己就坐在他的正对面。
  
  刚刚落座时因为心不在焉所以完全没注意,轰竟自顾自的拉着他坐在了爆豪对面。那么毫无疑问,一起进来的样子和桌子上交叠的手,都是给爆豪看的,轰谨慎如狼王,拿爪子划出一条地界限,向界内界外的群狼昭示只属于它的、独一无二的领地。
  
  而绿谷鬼使神差的,拉过轰的领子,在轰脸上啄了一口。
  
  “手握太紧啦……轰君……”
  
  看到爆豪后他就兀自期待着什么,甚至不停的寻找机会去做些什么,好打响心中那个搁了很久的算盘。绿谷偷偷移过视线,无意识的屏息,心跳不自主的加快,看到了,他马上就能看到了,看到爆豪挫败的表情,或许还有拧紧眉头的不悦,眼里的不甘,爆豪一定……一定……
  
  可是爆豪仍是那副表情。
  
  同样的不耐烦,同样的不在意。爆豪看起来才不在意绿谷是不是在他对面,绿谷在做些什么,他的视线也只是和绿谷礼貌性地相交了一下,在那之后仿佛避着污秽之物似的,他再也不肯把视线分过来丝毫,就算不经意投过来,也还是那副轻蔑的样子。
  
  他还是懒得在乎绿谷出久。
  
  绿谷瞬间感觉心脏收缩骤停,仿佛有冰冷的钢丝缠绕上来勒紧了他的全身,寒意渗进血管里,逼他从头到脚冻成结晶,逼他失去意识,逼他被爆豪不愿送来的眼神变成无法思考的废人。
  
  心脏疼得厉害,疼得顾不上他人在场,他就要落泪。
  
  绿谷揉揉眼睛,努力给轰一个微笑:“轰君……我觉得眼睛突然有点干涩,我想去洗手间滴下眼药水,可以吗?”
  
  “眼睛吗?”轰面露担心之色,“我和你去吧?”
  
  “不用啦轰君,我自己一个人就可以!”绿谷努力摆摆手,“马上我就回来!”
  
  绿谷离开房间的时候濑吕正好推门进来,他此刻面色苍白,捂着肚子,看起来痛苦不已:“虽然很抱歉打扰大家…但是因为塞车太久我晕车了…有谁可以扶我去一下洗手间吗…”
  
  “你真是个笨蛋。”爆豪拧着眉头站起来,“我扶你去。”
  
  “不愧是爆豪!真照顾兄弟情义!”切岛擦泪暴哭,把刚刚被坑钱那档子事儿完全甩在了脑后。
  
  爆豪扶着濑吕进了男厕,一只脚刚踏进去,濑吕便像得了救星一半扑进隔间里,活像一个喝到夜场的醉汉——爆豪听着濑吕那边不怎么好听的呕吐声,有些烦躁的挠了挠耳朵,环视了洗手间一圈。
  
  嘁,那个废物果然不在。
  
  “喂,你差不多好了吧?”爆豪敲敲隔间的门,“还不舒服就在这里等我。我去找个东西,稍后就回来。”
  
  濑吕拍了一下门作为回应。
  
  不在洗手间却跑出来,雄英的校园虽说大,但毕竟有限……爆豪缓缓走着,脑海里不断回放着高中时的画面。坐在他后面的绿谷出久,低着头朝他“嘿嘿”笑着的绿谷出久,小声喊他的绿谷出久,还有——
  
  爆豪在操场前停下了脚步,他的眼里只有一个背对着他的身影。
  
  还有和他嘶吼着扭打在一起的绿谷出久。
  
  爆豪走上前去,他脚步很轻,靠近绿谷的时候他吓了一跳。绿谷完全没注意到爆豪的存在,爆豪以为他愤怒地咬牙切齿,真实情况却是绿谷颤抖着双肩,哭个不停。
  
  又哭。
  
  绿谷捂着脸,只有不断抖动的肩膀让人能看出来他在哭。他已经不会像高中时那样当着所有同学肆无忌惮的流眼泪了,时间这么久,泪腺发达如他也学会了隐忍,即使在最想哭的时候,也只是抱紧自己,低声啜泣着,掉眼泪。
  
  爆豪感觉心脏蓦地痛了一下。
  
  “喂。”爆豪推了一把绿谷,“你在这儿干嘛?”
  
  “小…小胜?!”绿谷惊讶地回头,脸庞上泪痕未干,“我才要问,你怎么……”
  
  “出来散步,”爆豪面无表情地歪歪头,“阴阳脸欺负你了?”
  
  “没有……”
  
  “你们现在住在哪儿?”
  
  “诶?”绿谷擦擦眼泪,愣了一下,“当然是轰君家……”
  
  “‘轰君’吗……”爆豪咧了咧嘴,无声地笑了一下。他的预感果然没错,虽然毕业后就没见过绿谷,也知道绿谷和轰在一起了,但是从绿谷今天的行为看来,绿谷好像还是在藏着掖着些什么。具体是什么他不知道,也不在乎,但是他最讨厌就是绿谷总是打着小算盘一样瞒着他什么。考雄英也是,OFA也是,绿谷出久这种性格……最让他不爽。
  
  所以他就想说点什么,想看这个废物和以前一样无助的哭。
  
  “不当着阴阳脸的面就直接喊姓了?”爆豪一把捏过绿谷的下巴,发狠了地捏着,恨不得把他下巴捏碎:“这么不想在外面喊他的名字?和他住一起?你是英雄还是被包养的情妇?”
  
  “我……”绿谷出不了声,爆豪手劲大得叫他又想掉眼泪。他想挣脱,可是这是爆豪的手,许久未有的肌肤接触,再痛都令他舍不得离开。
  
  “因为有他爹?NO.2?”爆豪居高临下地看着他,“OFA也和他说了?你还真是不择手段啊?和他做过了?”
  
  为什么我会这么生气?
  
  因为废久拼尽全力的想超过我,当那个NO.1?所以我才会这么厌恶他?
  
  “我没有……”绿谷眼泪又大颗大颗的落下来,在脸颊和手的交接处积成了浅浅的水渠,“和轰君都没有……”
  
  “你不是很喜欢那个阴阳脸么?沉溺在爱情中忘记超越老子这个障碍了?”
  
  其实我不想这么说,我应该还有别的什么想问废久,想告诉废久。
  
  “没有……!”绿谷用尽力气大声挤出一句话来,眼泪扑簌扑簌地掉,润得他睫毛晶莹发亮,“小胜……好痛……”
  
  还想叫他哭得更厉害,还想把他弄得更痛。
  
  一定是因为老子讨厌这个废物。
  
  爆豪拽过绿谷的脸,朝着绿谷的嘴唇狠狠吻了上去。
  
  tbc.
  
  

评论(3)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