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eamer

【轰出胜】强硬态度02(出久性转注意)


*又狗血又ooc

*出久性转,久妹避雷注意

*可以接受的话请↓



01


“喂,阴阳脸,”爆豪瞥了轰一眼,“你不会是想偷袭废久那家伙被她打出来了吧?”

 

轰焦冻默不作声,正直的轰少年目前的意识还停留在方才拥在怀中的温香软玉上,哪怕是刚刚绿谷着急了打出来的那一拳,无论是位置还是力道都有点像体育祭对决时绿谷给他的那一拳,居然让他有点怀念。

 

恐怕无论是谁都无法在那场对决中保持一颗平常心吧。那个手臂几乎废掉,泪水已经淌了一脸的、身材比他娇小两倍的少女,凌乱的卷发也无法掩盖住一双逼轰焦冻燃烧起来的眼眸。

 

坚定、不屈,比那更深的地方还存着对轰救赎的渴望。不是同情也不是战略,她只是无比单纯的,就像是婴孩生来便会哭泣一般的,想要把轰救出来。

 

想要把他从那个极寒的深渊,拉回炫目耀眼的世界。

 

他就这样被绿谷拯救了。在寻回自己想要成为英雄的梦想的同时,也开始对绿谷出久怀有了几分敬意与感恩。轰想过无数次自己该如何去回报这个让他开始重新做回自己的女孩,把她设成特别关心也好,放在通讯录第一的位置上也好,计划了无数次邀请她去那家口碑超级棒的荞麦面馆吃饭也好,等到他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满脑子都是绿谷出久了。

 

香香软软的翡翠色短发,还留着婴儿肥的小脸,以及喊“轰君”时让午后的阳光都能失去活力的,世界上最棒的笑容。

 

轰焦冻是一个头脑很好,接纳能力也很强的人,他只用了不到五分钟,就想明白了“这根本不是尊敬和感谢这根本是我十五岁的初恋”这个事实。想通了以后轰又做了进一步的思考,并得出了“如果是NO.1的英雄可以每天穿着藕粉色荷叶边的围裙等我回家那我忍辱负重当一下NO.2顺便气气混蛋老爹也不是不可以”的结论。

 

所以轰焦冻选择去义无反顾地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你在这里做什么?”轰理理弄乱的衬衫,“午休已经快结束了吧。”

 

“看不懂老子来干什么么?”爆豪不悦地皱起眉头,扬了扬手里的暖壶,“你们去看废久根本屁用没有,不喝点这个她一时半会根本不会好起来。”

 

轰默不作声的盯着那个大概是被爆豪从家里抱出来的小保温壶,稍稍回味了一下刚刚爆豪说话时仿佛宣誓主权成功一般的、一丝不易察觉的喜悦。

 

壶里泡着掺了生姜与赤砂糖的暖茶。从国中时代开始,爆豪就成为了每个月中特定日子的赤姜茶制作者兼携带者,上学都要背个大保温杯,搞得他仿佛是去郊游而不是去上学一样。

 

其实爆豪也不想这么做的,但是对于这件事,他少有的心有愧疚。

 

那是刚升国中不久的时候,爆豪照例朝他最看不顺眼的绿谷出久的笔记本下手了。绿谷抱着那个其他男生送给她的粉红色三丽鸥笔记本小跑着进了教室,把本子小心翼翼地放在桌上后就打算动笔在上面写名字。爆豪见过送本子的人,是个跟他们隔了两个教室的臭小子,比他矮两头的个头还瘦的像根豆芽菜,看到绿谷从那种家伙那里接来礼物都高兴得冒泡泡他就一肚子火,不把本子炸个七零八落都难解他心头之恨。

 

绿谷面对被爆豪压在手下开始冒黑烟的本子,既没有像以往那样露出快要哭得表情,也没有朝爆豪嚷嚷“小胜”,她只是沉默无言地扶住小腹,拿起坏掉的笔记本,起身离开了座位。

 

爆豪还来不及说几句嘲讽的话,就看到绿谷的座位上一片殷红的血迹。

 

任他平时再怎么天上天下我是老大,这个十三岁左右的小男孩还是懵了。

 

他虽然讨厌绿谷,但绿谷出久说到底不是危害社会的敌人,只是和他处处不和,况且,爆豪其实并不喜欢绿谷遍体鳞伤的样子,他不喜欢看绿谷白皙皮肤上多出来的青紫伤痕,因此也总是避免用过强的力度去伤害少女的皮肤。此时此刻,绿谷居然流了那么多血。

 

英雄,怎么可以让无个性的弱者流血呢。

 

周围看热闹的男女同学怔了一下,终于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指着绿谷的座位哄堂大笑,爆豪脑子里却还是一片空白。

 

几秒后,爆豪冲出了教室,追上拿着笔记本扶着墙走得跌跌撞撞的绿谷出久,不顾绿谷的尖叫与拒绝把她扛在了自己背上,直接把她背回了绿谷家。

 

“这真是……太谢谢小胜了……”在家门口接到出久的引子也不由得有点红了脸,“出久没什么大问题,再有这样的情况发生,只要给她喝点赤姜茶就没关系了哦。”

 

生姜,因为太辣所以要给她放糖,即便事发完全属于偶然,但爆豪依然默默记在了心里。

 

刚刚在教室爆豪心情好了一次,看着轰焦冻被打出来爆豪心情又好了一次,现在轰焦冻转身离开时的挫败模样简直让他心情好到了极点。

 

怀着这种畅意,爆豪就要去踹刚刚打出来轰以后被绿谷重重摔上的门,却蓦地察觉手里的东西有哪里不对。他举起保温壶,使了很大劲好不容易拧开盖子,才发现刚烧好的茶已经凉了,壶里结了厚厚一层冰霜。

 

啧,爆豪想,那个阴阳脸居然玩儿真的,而他对轰发动个性居然毫无察觉。

 

就算老子对绿谷出久那个傻女人一点兴趣也没有,老子也不会把她丢到你的手上。

 

一天后,结束了痛经战争的绿谷总算可以挪出房间正常到校进行授课及训练了。只不过她暂时还是没办法去直视轰焦冻,因为那还是她人生第一次被男孩子那样拥抱过……。

 

话说回来,实在是怪胸部太大了啊!绿谷苦恼地低头瞅着把制服撑得无比饱满的胸部,就算想不去想这件事,可是胸部不停地撞进视线里,好像在提醒那天没穿内衣就被轰抱住的事,叫她想避都避不开。每次穿战斗服时绿谷心中实际上都害羞得要命,葡萄的眼神就像他的个性一样一刻不停地粘在她身上。她可不是像八百万那样必须露出部分身体才能方便作战的类型,所以对紧身战斗服把少女胸臀曲线勾勒的过于明显而感到无比羞耻。进入青春期后胸部就以绿谷不能控制的速度长势迅猛,发育程度早就良好的超过了同龄人。

 

如果自己身体不是这幅样子,小胜说不定也不会这么讨厌我。绿谷暗暗地想。

 

爆豪对胜利的要求高得很,能和他组队的也必须是经过他精挑细选的人才可以。而从小到大绿谷乘着“青梅竹马”这个便利,次次都能被老师不由分说地安插进爆豪的小组。

 

讲话时胸部不小心碰到他,挨骂。运动会赛跑因胸部大跑不快,挨骂。被别人盯着看并小声讨论,挨骂。意外地收到告白,挨骂。

 

“还不是因为废久你是这个蠢样子!”爆豪这样吼道。

 

也是因为爆豪的态度才叫她对很多事情的认知变得模糊不清起来。比如她会认为拥有女孩子的生理特征是不对的,养了长发是不对的,甚至认为想要和异性好好相处也是不对的。

 

每每遇到这种事爆豪就会骂她,情人节时的巧克力都能以“废物做的破烂巧克力真是丢人现眼”这种理由而不被允许送出去。

 

遇到轰之后她对这些事情的认知便更加模糊不清了,因为轰似乎并不讨厌那样被爆豪讨厌的她。

 

感谢欧尔麦特……!绿谷双手合十在心中默默边流泪边大喊。如果没有欧尔麦特这盏坚定不变的引路灯,她的三观说不定真的会歪到天边去。

 

下午的课程是分了四组的实际救助演练。四组同学又被编成两大组,大组中的每小两组各要担任救助方与被救助方的角色,救助方要根据被救助者的不同受伤情况而采取不同的急救措施,内容涉及到临时包扎、人工呼吸、及时转移等多方面内容,是急救课程的基础。

 

爆豪的脸色又像被喂了放进微波炉里煮过的榴莲一样难看,他和绿谷被分在同一小组,又和轰分在同一大组,隔壁大组的切岛此时在他眼里都变得无比亲切。

 

“那个……小胜,”绿谷犹犹豫豫地蹭过来,“这次对待伤员,一定要耐心一定哦不然相泽老师和午夜老师肯定又要判你的成绩……”

 

“烦死了老子明白!”爆豪皱着眉瞪了绿谷一眼。

 

课程开始,对面组首先受伤无法行动的是濑吕。濑吕被设定为敌袭过程中受到巨大冲击而腿部骨折,必须先固定好受伤的腿才可以由英雄帮助离开事发现场。

 

饭田和绿谷一马当先冲了出去,在爆豪还来不及吐槽饭田和绿谷固定伤腿时用的胶带还是从濑吕身上抽出来的时候,绿谷已经跑去下一个伤员那边了。

 

——轰焦冻。

 

轰是上半身受伤、失血过多无法行动的设定。地上洒着被校长要求“习惯鲜血”而铺了满地的血浆,轰就一动不动地躺在猩红的血泊之中。绿谷跑着跑着,恍惚间有了轰真的受了重伤濒临死亡的错觉,她的心脏猛地抽动了一下,酸涩的痛感刺入了每根血管,朦胧的雾气抹入了视线,绿谷把ofa覆盖率调高,更快地朝轰前进。

 

“轰君!”绿谷蹲下身子,轻轻扶起满身鲜血的轰。轰双眼半睁,训练用的假血浆居然抹到了他脸上去。由于上身重伤,绿谷不敢过分使力的抓着轰,只能托着轰的背部,让轰焦冻正好靠在她的身上,想要询问轰具体的受伤之处。可是她眼睛涨得发酸,明明知道这不是真的,却对自己发达的泪腺无可奈何,泪水争先恐后的掉出眼眶,连发出的声音都沙哑得不成样子,“轰君你……”

 

“绿谷,”轰张开双眼,竟露出一个温柔的笑。

 

“你又来救我了。”

 

轰把头靠在绿谷的肩窝里,似乎是彻底安心了一般地闭上了双眼。

 

和饭田、青山等人一起赶来的爆豪,在饭田“这是何等感人的友谊!”的感叹中咬着牙攥紧了拳头。

 

无论爆豪怎么想,绿谷都感觉,自己似乎喜欢上轰焦冻了。


评论(34)

热度(4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