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eamer

【轰出】轰焦冻的恋爱烦恼(短篇一发完)

*有ooc






  轰焦冻已经整整一天都愁眉不展了。本来就清秀帅气的脸庞上像蒙了一层哀愁的薄雾,连带着他那双异色瞳都清澈惆怅的要滴出泪水来。坐在轰旁边的八百万百感觉身体从里到外都给轰那股深深的哀愁浸了个透心凉,临到放学的时候,她再也坐不住了,凑过去想问问轰发生了什么。
  
  “轰...轰同学,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吗?我们可以帮到你吗?”
  
  听到八百万声音的轰半是惊讶半是求救的抬起头来,平素无表情的脸上嘴角抽动了一下。
  
  “八百万,我,绿谷他.......”
  
  “绿谷他,拒绝我了。”
  
  本来还留在班级里、在前排嬉笑怒骂、当然不包括绿谷出久的学生们,瞬间齐刷刷猛回过头来。
  
  >>>
  
  轰焦冻声音平静低沉的给以他为中心围了一圈的八百万及丽日等人讲述了昨天傍晚他的经历。
  
  他内心挣扎了很久之后,终于决定把那份深藏在心里已久的感情传达给绿谷。于是昨天晚饭后,他把绿谷约到了教学楼后面,说有事要商量。夕暮时分橙黄温暖的光落在绿谷软蓬蓬的头发上,被夕阳填满的翡翠色眼瞳此时正认真的看向自己。看着绿谷面带微笑的抬头问道“轰君怎么了?”,轰感觉自己心脏都要停止跳动了。
  
  “不不不轰君描述性的话不说也可以......”丽日上下挥了挥手。
  
  “小御茶子,人的感情也是分析问题中很重要的一环哟。”哇吹戳戳丽日的脸。
  
  深呼吸三下,轰一把抓住了绿谷的肩膀,说出了那句他在房间里练习了好几十遍的告白。可整个过程不仅根本没有他想象中那种帅气的效果,反而结结巴巴磕磕绊绊的有些可笑。
  
  “绿、绿谷,我..我喜...我...我喜欢你。”
  
  绿谷顿了一下,迟钝如他也知道这种氛围下的告白绝非朋友间的玩笑。绿谷“唰”一下红了脸,低下头还悄悄看轰一眼。
  
  “轰、轰君...我...”
  
  “轰君,对不起....”绿谷抬手遮住了脸,“轰君太帅了……”
  
  等轰焦冻反应过来时,他已经正坐在自己房间的榻榻米上了。除了绿谷那句对不起之外,他是如何离开绿谷、如何回到自己的房间、如何坐在榻榻米上这些事情,他一件都想不起来。
  
  原来他这么害怕知道被拒绝的结果。
  
  而被拒绝的后果,就是现在被同学围了个水泄不通。
  
  “这......”耳郎挠挠头,“绿谷的拒绝理由也太奇怪了吧……我只听说过长得丑被拒绝,没听说过长得帅也被拒绝的啊。”
  
  “但是小久没有说别的理由.......”丽日歪歪头,“所以只要不帅就可以了?”
  
  “对我来说是做不到的呢。”青山闪亮放电。
  
  “虽然感觉丽日的逻辑有哪里不对但是说不出来......”耳郎眉头一拧,“总之让轰变得不那么帅就可以了吧?”
  
  “是轰同学的...变丑大作战呢,呱。”
  
  
  >>>
  
  虽然作战名称已经被定下,但是如何实施作战,还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
  
  女生们拧着眉头紧抓着下巴不停的从脑内筛选合适的方法。如果是轰说想要变帅,她们大可翻出房间里一本本的时尚杂志,挑选适合轰的衣服并让八百万创造出来加以尝试,但是要说怎么变丑......
  
  “啊!有了!”丽日御茶子猛地敲了一下桌子,“我知道怎么办了!”
  
  “小御茶子......?”
  
  “丽日......?”
  
  “只要那个不就可以了嘛!”丽日像是眼睛里有射线一样,亮丽的光芒闪个不停,“就像爆豪总是说我大饼脸一样!大家都会想要好看的小脸吧?”
  
  “如果想把脸变大的话,只要把额头露出来,把鬓发别到耳后就可以了呢!”丽日为自己的点子兴奋不已,甚至撩起了刘海做了个鬼脸,“这样看来是不是脸会大许多?一下子就不好看了吧?”
  
  “啊啊八百万同学不要哭我真的没有在针对你的意思呀我只是突然想到呀八百百不要哭......”
  
  >>>
  
  第二天一大早,A班的门前就吵吵嚷嚷都是来自不同科系的女生了。她们尖叫着吵着举起手机,冲着A班班内拍个不停,绿谷出久不得不低下身子,像只饿肚子的小猫咪一样悄悄挪动,以防在闪光灯下拍到自己。
  
  他来班级的时候其实有些不情不愿。前天被轰那样告白后,轰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转身就走,昨天宁可阴沉着一张脸也不愿和自己多讲一句话。绿谷不知道理由,也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只感觉没有轰在身边的每一秒心脏都像被在玻璃渣上碾过一样疼痛无比,心脏跳动的太慢让他喘不上来气,泪腺本就发达的双眼没力气去瞥轰一眼。
  
  可今天他的视线却没法避开那个在座位上偏着头读书、令他魂牵梦绕的人。轰穿着熨烫笔直的制服,刘海与鬓发全部用发胶抹到脑后,清晨美好的光线投在他的脸庞和身体上,那副梳着背头的模样就像小说中等待服侍大小姐起床的执事一般。
  
  怪不得那些女生一直在拍......绿谷小声咕哝了一句。不仅个性强头脑好就连长得都那么帅,仅说长相......绿谷攥紧了拳,仅说长相,他就无法以那种身份和轰站在一起。
  
  看到绿谷推门进来,轰放下手中的书满怀期待地站起身。“绿......”名字还没叫出口,绿谷已经无视他走到座位上去和爆豪搭话了。
  
  究竟是哪里不对?轰缓缓垂下了双眼。
  
  大饼脸计划,失败。
  
  >>>
  
  这回一定没问题了!芦户拍着胸脯保证。如果这次看起来还不丑的话,那我就去把酸液喷到切岛屁股上!
  
  这回是模仿相泽老师计划......耳郎缩在一旁怂怂地想,是叶隐先提出来初始大家的相泽老师邋邋遢遢不修边幅看起来脏兮兮的还满眼红血丝简直就像背着睡袋的流浪汉一定不受欢迎,没想到得到了大家的一致举手认同。
  
  于是强忍着一夜未眠的轰撑着打架的眼皮靠在座椅上。往常清晨他都会认真梳头发,而今天他却拿手把头发抓得乱七八糟。领带松松垮垮地搭在肩膀上不系,裤子也学着爆豪的样子穿得拖拖拉拉。轰脑子里盘旋的都是浓浓的睡意,不得不抬起手强支着脑袋集中精神。
  
  结果今天来拍照的女生比昨天还多,发的都是类似“轰同学的早晨❤️”“昨天是精英,而今天是不良的轰同学💗”之类的推特。葡萄虽然不懂这群女生和班里女生的审美在哪儿,但是不得不承认帅哥不管做什么都是帅哥。
  
  “轰......轰君?”绿谷壮着胆子从轰的座位后走了过来,“你脸色看起来很差,没关系吗……?”
  
  “绿谷......”轰视线跟着绿谷,轻轻回应着。不用绿谷说他也知道自己脸色很差,他本就有着极其规律的作息,而两种强个性又让他的身体在缺乏休息的情况下很难吃得消。看着绿谷一步一步朝自己这边走来,想必他是看到自己浓浓的黑眼圈了吧。
  
  “轰君这几天,都很奇怪......?”绿谷伸出手,想要拍一下快睡着的轰,“突然变成这样还一副很疲惫的样子,到底是怎么了?”
  
  “......”
  
  逐渐靠近的身体和放在他肩膀上的伤痕累累的手,轰疲倦地想着,他只是想去拥抱面前少年的身体,只是想要十指相握扣紧少年这只手,他明明......比任何人都想在靠近绿谷一点。
  
  一点,只要稍稍微微、一点点就好。
  
  体力不支,轰一下子倒在赶忙冲上来接住他的怀抱里,沉沉地睡了过去。
  
  >>>
  
  再睁眼的时候,映入异色眼瞳的是夕阳的余晖。又是和那天傍晚一样的时候吗……轰不可察觉地叹了口气。最近两日心事太重,他从身体到精神都疲累不堪,没想到居然睡了这么久。
  
  而那个让他疲惫不已的“罪魁祸首”,此刻正露出放心的微笑。
  
  “轰君没事真是太好了,”绿谷笑笑,叹了口气,“一开始还以为轰君是受了奇怪的伤,问过恢复女郎才知道只是休息不足而已。不要勉强自己啊。”
  
  怎么可能不勉强自己。轰直起身子,用力握紧手中被铺了橙红色的雪白床单。无论最后的结果究竟如何,他都想从绿谷的口中知道答案,为什么只靠长相,绿谷就会拒绝掉他?
  
  “绿谷......”轰抬起头,直视着绿谷的双眼,“如果我不是现在这副样子,你就会接受我吗?”
  
  “欸?”
  
  “之前的告白,你给我的答复是拒绝,原因是...‘轰君太帅了’?我只是想知道如果我能有办法改掉这一点,你会重新考虑我吗?”
  
  “什......”绿谷因吃惊睁大了眼,一脸不可置信的盯着轰坚定又有些委屈的面孔,“轰君你在说什......”
  
  随后仿佛想起来了什么似的,绿谷红着脸,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我没有拒绝轰君哦……?”
  
  “可是你说对不起,然后......”
  
  “那、那是我太紧张了所以没能把话说完......”绿谷挠挠头顶,“我...我那个时候其实想说‘对不起,轰君太帅了,这种角度盯着我让我很难好好说出来回复的话’来着......因为我话讲到一半轰君掉头就走,我还以为我是被耍了还是做错了什么......”
  
  “在、在那种情况下被喜欢的人告白还被那样盯着,谁都会感觉心脏要停掉了吧......!”也许是因为太害羞,绿谷扯起制服袖子挡住了半张脸。落日投影在本就通红的脸颊上,小小的身子在床边小小的颤抖,轰几乎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
  
  “绿谷.......”轰抬手拿开了绿谷的胳膊,却看见喜欢的人眼里泛着一层泪光。眼泪在大眼睛里打着转,眨了一下眼就跟着细细的睫毛扑落下来。
  
  “我以为轰君在和我闹着玩......”绿谷声音都哽咽了,“后来你也不去找我讲话,还装扮成从来没见过的样子,我以为是什么恶作剧......但是无论怎样都很优秀的轰君,我没法确定我有没有资格接受你的感情......”
  
  轰紧紧拥住落泪个不停的小泪人儿,抚着抖个不住的绿色脑袋,把绿谷压进被子里,压进自己的怀里,试着去蹭湿漉漉的脸颊。
  
  “……是绿谷打破了我自以为很沉重的过去的枷锁,我才能在雄英继续成长,所以并不是你没有资格,而是我是否有资格能分得你再多一点爱。”
  
  “我喜欢你,绿谷。”
  
  “非常非常喜欢,比喜欢冷荞麦面都喜欢。”
  
  “我曾经想着绿谷能喜欢我就好了,绿谷能喜欢我的话以后在食堂我都不会点冷荞麦面。”
  
  怀中的人又被拥得深了些,“绿谷,我好开心。”
  
  “我也...我也很喜欢轰君。”
  
  “喂!!”
  
  在床另一侧站了很久快被这对年轻人放闪晃瞎眼睛的恢复女郎恼火的敲了敲床头柜。
  
  “不要在这里谈情说爱了,没问题了的话就快点出去回宿舍去亲热吧!”
  
  相泽老师作战,成功。
  
  
  Fin

评论(5)

热度(1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