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eamer

【蝎迪】乱花街-Midnight Town-(5)

 (八)


  秋日渐近,天气转凉,近几日天空总是阴沉沉的。吉原被包裹在黑海绵一般低沉闷热的昙天下,接受着天空时不时拧下来的雨滴。




  角都动作迅速的办好了离职手续,不顾妈妈桑低声下气的拼命请求,收好了自己该得的工资和奖金,拎起箱子转身就走。在圆圈内的其他店铺得到了良好的保护之后,警备也有所撤回,蝎将警力集中在迪达拉这家店周围。对方似乎也清楚蝎的意图,便不再向无辜的女孩儿下手。






   一周内,惨案不再发生,吉原似乎脱离了前些日子的恐惧,回复了曾经歌舞升平的日子,只是迪达拉还是没从他“太夫”的位子上回到奉行所。蝎也去向上头说过,既然敌人想对迪达拉下手,那么除去保护那家店之外,把迪达拉送回所里留在他的身边应该是最好的方法。奈何上面摆了摆手不为所动,这种情况下佩恩也不能帮蝎说什么,蝎只好如往日一样去吉原看迪达拉。






  “旦那你是下班回家的大叔啊,每天我都要准时等你,嗯。”迪达拉依旧打扮端庄的正坐在室内,摆着鬼脸朝蝎吐槽。






   “难道不是么?”蝎笑着把迪达拉抱进怀里。






   阴森的天气没有丝毫好转的迹象,雨燕在低气压里矮矮的飞行着,远处时隐时现的闪电,不真切的雷鸣,雾气朦胧的红灯笼,一切都像是暴风雨来临前最后的死寂,即使迪达拉笑着钻进蝎的臂弯,在零距离的接触中真切的感受迪达拉的肌肤与存在,也无法打消蝎脑海中盘旋不去的预感。






   蝎再次踏入和室的时候,连以往守在门口的女童也不见了。并不奇怪,上几次蝎来的时候便注意到店里的人越来越少,店铺的财政逐渐恢复,按理说不是因为赤字而进行的裁员。凶杀案也没有再发生,所以不可能是那么多人突然死去。那么就只能是人为的离开,或者,人为强制的被动离开。






   “什么都没发生啊,嗯。”迪达拉撇撇嘴,湖水般明媚的眼睛看向别处,目光游移不定。






   迪达拉越是如此,蝎越能肯定这小子向自己隐瞒了什么,不过此时也问不出个好歹来,迪达拉的性格他是知道的,坚毅又执拗,很少向别人透露半点心声,相对的,敌人也休想从他嘴里问出来半点情报。




   低空的雨燕被什么狠狠拍打了一下翅膀,雨瞬间大起来。






   雨点打在木制的顶篷上,咚咚咚像是小鼓手在演奏。迪达拉关上拉门叹了口气,蝎在一旁面无表情的盯着跃动的火烛,迪达拉走过去,在蝎的对面坐下。





   “旦那,我有东西要给你,嗯。”





   迪达拉解开编好的头发,把垂过腰间的长发捧到跟前,拿起剪刀咔嚓一声剪去一半的长度,灯光流连在迪达拉手中金发的表面,高光星星点点。迪达拉甩甩头,留下的头发刚过肩膀。





   蝎诧异的看着迪达拉,那是他蓄了好久的“艺术感十足”的头发吧。迪达拉一言不发的看了剪下来的秀发好一会儿,眼底充着不舍与温柔。少顷,他拾出一根发质硬些的,拉过蝎的手缠在蝎的小拇指上。又把头发包在梅花纹样的布里递给蝎。





   “对于我来说是很重要的东西……所以,就用这个和旦那做约定吧,嗯。”





   “约定好…无论发生什么,旦那你都不可以受伤,不可以死,嗯。”





   “喂,你……”





   “看到头发的时候,要想起我哦,嗯。”迪达拉朝蝎笑了笑,一如他还是河边小破屋里被关起来的孩子那时一样,天真的毫无防备,“最好什么时候都别忘掉我。”





   蝎握着布包,毫无自觉的发起抖来,他还是个小孩子的时候,妈妈在走前也是这样温柔的笑着告诉他“蝎,不能忘记妈妈哦”。





   “明天旦那不要来了,我有事,嗯。”





   迪达拉起身抱住蝎,蝎的脑袋轻轻靠在迪达拉胸口,少年心脏的鼓动隔着衣料传来。





评论(4)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