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eamer

-Conform-


  
蝎对迪达拉记得一清二楚。


  
  创业的筚路蓝缕磨炼了蝎成熟而沉着冷静的性格,理工男出身的他终于成功办起了自己的艺术设计公司。公司够大,员工够多,单子不少,价格不低。
  
  于是蝎信心满满的招了好几个年轻有为的新员工。迪达拉就是新的入职人员之一。遮挡脸的金色长发和跃动光芒的湛蓝双眸虽然吸引人眼球,但还不至于落入蝎这种高身份面瘫男的视线行列。
  
  直到那一次。


  
  分配给新人的第一单设计任务得到了客户满意的回应。蝎在查看新人们的设计总结报告时也阅读到了迪达拉的报告,前面的文字还算有章法,最后一段却话锋一转。
  
  “虽然蝎旦那的艺术理念很不错还受人欢迎,但是我没那么认同。艺术就是爆炸,嗯!”
  
  蝎几乎把那一沓报告甩出去。

  
  至此迪达拉成功的引起了蝎的注意。这小子比蝎年轻了不少,性格也外向的多,没几天就和公司里里外外打成一片,甚至无视上司关系直接来烦蝎。迪达拉推开蝎办公室的门,嬉皮笑脸的凑到桌前,“旦那晚上一起去喝酒啊,嗯?”
  
  公司附近就有不少装潢不错的小酒吧,忙于公务的蝎没进去过几次,迪达拉倒是轻车熟路,向应侍生打好招呼之后点了两杯听起来就很难喝的饮料,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向蝎搭话。
  
  “蝎旦那为什么会觉得永恒的东西才是艺术啊,嗯?”
  
  “客户不会喜欢瞬间爆炸的东西。”
  
  “旦那为什么每天给我们分配那么多事情做啊,你自己是不是在办公室喝茶玩网游,嗯?”
  
  “公司大事务多,我要处理客户。”
  
  “旦那你为什么总板着一张脸啊,我觉得你笑一笑绝对是少女杀手,嗯。”
  
  “因为我不想和你说话。”


  
  即便如此迪达拉也没放弃,配着饮料更是对蝎问东问西,蝎耐着性子回答了迪达拉几乎所有关于公司的幼稚问题连带几个私人问题,他甚至怀疑迪达拉是想讨好自己涨工资。

  
  几杯下肚后迪达拉脸颊有些发红,他脱下白西装外套团一团放在桌子上枕在上面,有些喃喃不轻的对蝎讲话。

  
  “我就是觉得旦那每天一定很辛苦...嗯。没有笑容的人都过的很辛苦,以为我陪你聊聊天你会放松点开心一下,没想到大人就是大人啊,什么时候都绷这么紧。嗯。旦那你生活的开心点啊,嗯。”

  
  蝎愣住了。

  
  他无法否认自己每天过的的确辛苦,为了成功几乎什么都不想。早上一片面包一杯咖啡就来上班,中午随便应付一下,很多时候晚上根本不吃东西,回到家打开电脑继续工作直到睡觉,然后起床循环。他不约什么朋友,也不谈恋爱,生活好像被工作占满了。即使能忘我的投入到事业中,可在深夜做了失去父母的噩梦后一身冷汗的醒来看着窗外星星点点的灯火,心中难免有些寂寞。

  
  蝎也不是不知疲倦的傀儡,蝎也是个人。

  
  于是蝎渐渐开始不再拒绝这个金发小子的邀约。约他喝酒有时间他就会去,想去唱歌他也会努力忍耐坐在包厢里听迪达拉动情的歌唱,迪达拉想要去买东西的时候他会跟着,更不忘每天批评一下他炸来炸去的艺术观点。

  
  迪达拉是一个不速之客,风风火火的闯入蝎按部就班的生活中。蝎倒也不反感,他习惯了和迪达拉一起的日子,迪达拉不会拐弯抹角的和他提升职加薪,他以为迪达拉是自己活到现在最好的朋友,而当他又在睡梦中父母渐行渐远、可望不可即的背影中几乎要哭泣的醒来、望着灯火阑珊的街道时,蝎发现自己从没有像以前任何时候的、想要迪达拉在身边然后把他深深抱进怀里。

  
  原来自己对迪达拉的感情根本不是他妈的朋友啊。

  
  明晰自己感情的蝎没有做出多一步的举动,不仅因为迪达拉是他心中独一无二的存在,也因为迪达拉是个不可多得的优秀员工。最近的工作很多,蝎每晚都会加班到十点,他想叫自己不去思考迪达拉的事,但是走出电梯看到迪达拉昏昏欲睡的靠在一楼接待处的沙发上等他时,蝎还是会对自己心软。

  
  再多考虑一点也没什么吧。

  
  迪达拉看到拎着公文包的蝎一个激灵坐了起来立马来了精神,蹦了几步过去继续喋喋不休。“旦那车站那里新开的酒吧评价很高哦,嗯。你不坐电车上班肯定不知道啦。今天去那里怎么样?嗯!”
  
  酒吧的光线昏暗,烟熏的椽子上挂了几盏不明亮的灯,室内环绕着轻佻的爵士乐。蝎提出请客后,迪达拉便点了威士忌,天气有点热,酒吧内冷气不太足,两个人不做交谈的喝酒,烈酒的辛辣滑过二人的喉咙,搅的人神志不清。迪达拉仍旧迷迷糊糊的打破尴尬:“旦那什么时候结婚,嗯?”

  蝎没有迪达拉醉的厉害,听到问话之后酒醒了大半。“不结婚。”

  “旦那老大不小了还不结婚,要当一辈子单身汉的啊,嗯。”
  迪达拉拿着杯子傻呵呵的笑,蝎突然有些恼火的回了他一句:“我喜欢的人不喜欢我。”

  二人之间又是一阵沉默。


  过了一会儿迪达拉才有些抱歉的甩甩脑袋,“问到了伤心事真抱歉啊…嗯。不喜欢旦那的人真是没眼光,我连攀都攀不上旦那呢,嗯。”

  迪达拉垂下了头,长长的金发挡住了他的脸,温和的灯光下能瞥见他侧脸微微颤动的睫毛,看起来又长又柔软,让人有种触碰之后正视他目光动摇的蓝眼睛的冲动。

  “旦那要是喜欢我就好了。”


  生硬的表白,连迪达拉一惯用的“嗯”也没有,蝎注视着说完这话后像是无地自容一样把脑袋埋进双臂里的迪达拉,借着烈酒刺激出的冲动,他拉开了迪达拉的双手,无视周遭嘈杂来往的男男女女,捧着迪达拉的脸就吻了上去。

  对方的嘴唇很温暖,蝎想着亲都亲了再过分点也没事,不由分说就伸了舌头进去,卷着一股一样的威士忌的味道,细细品味了主动把手搭到自己脖子上来的迪达拉的每一点,直到迪达拉有些喘不上气的捶了捶他示意才依依不舍的分开。

  迪达拉如释重负般的靠过来软在蝎怀里,蝎低头望着迪达拉意犹未尽却面带欣喜的表情,想了想拉住了他的手。

  “现在我喜欢的人也喜欢我了。”
  “我可不是为了涨工资...嗯。”


  
  在蝎的威逼利诱之下迪达拉退了原来租的房子搬进了蝎家,按照蝎的吩咐每天下班之后迪达拉不用等他回家先做饭就好了,蝎不喜欢等人也不喜欢叫人等。两个人还买了一张足够睡也足够提供更多姿势需要的双人床,虽然迪达拉非常讨厌蝎在做噩梦睡迷糊的时候抱着他抚着他的头发会叫声“妈”,但是也非常喜欢看恋人被自己安慰后安心的模样。

  为了关系保密,蝎仍旧开车去公司迪达拉依旧挤电车,前一天做到太晚腰酸背痛的话迪达拉就会直接赌气的要蝎给他请假。同事们三天两头的见不着迪达拉,见着的时候迪达拉也不会像布道师一样的宣传爆炸就是艺术,对待上司的态度好像也不那么烦人了。


  
  被这么问的时候迪达拉通常会撇撇嘴,“因为有变乖点的必要了…况且,现在大概有比爆炸稍微重要点的东西,嗯。”
  其中的原因应该只有他们两个才知道了吧。
  
  
  END


  

(啰里八嗦的写了想吃的上司和员工...想开车啊!!什么的xx)
  

评论(8)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