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eamer

乱花街 -Midnight Town-(2)

  随着暗紫色刺绣的长袴下摆和一双干净的棉布白袜进入视线,迪达拉才敢稍稍抬起头来确认来者的面孔。逆光的位置上,迪达拉瞧不清客人的长相,只能稍微确认这人生了一头微卷的红发,脸上的阴影显示他的五官极富立体感。迪达拉正酝酿着开口,不想却被对方抢了话头。


  “这就是吉原最近远近闻名的太夫么,”声音很好听,也夹杂着一丝嗤笑,“以为是个绝世美人,结果却是个小男孩?”
  迪达拉不被察觉的撇了撇嘴,什么小男孩,我可是优秀的同心啊,嗯。但他仍旧毕恭毕敬的回了话:“请您放心的让我带领您度过一个美好的夜晚吧,我能问您的姓名吗,嗯?”
  客人终于面对着迪达拉坐下,迪达拉便抬起头正视面前人。 在暗处也能明白他比自己年长但也年轻,皮肤白皙,宝石般的眼眸跳跃着角落的灯光。
  “....绯流琥。”英俊的客人有些犹豫般的讲出了这个名字。“叫我绯流琥吧。”
  “绯流琥大...旦那是吗,嗯?”迪达拉差点保持了见到自己前辈的男性就叫大哥的习惯,改口换了一个更暧昧一点的称呼。同时他也暗自思忱,他的绯流琥旦那非但不像寻欢作乐之人,反像是幕府某位大臣。不过吉原的店是不会管贵客身份的,甚至不会见贵客的面,只和贵客派来的小厮打交道,倒是尊重了隐私。


  迪达拉俯身在二人中间的两枚酒盅里斟满酒,随后拉过一边的三味线,他注意到绯流琥全程盯着自己,心中不免疑惑让自己扮太夫还是太勉强了么…如果被发现就不得不动手了。
  不去思考其他,迪达拉抱着三味线弹奏起了恋歌,缓缓唱出宛转的旋律。


  [趁生存的力量,还握在手中令你欢笑]
  [希望你能永远永远歌唱下去]


  一曲毕,绯流琥做出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旋律和唱词无论多久都不会变化,也称得上是一种有永恒之美的艺术呢。”
  迪达拉显然没料到绯流琥会突然和他扯开艺术这种他在意的东西,他甚至都做好一杯下肚然后以“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为理由推脱那种事了。果然这家伙有点文化懂得欣赏啊,嗯,但下一秒由不得他三思的话却脱口而出:“艺术应该是爆炸啊,嗯。”
  说完他就后悔了,哪有男性客人想和满嘴爆炸的男性花魁共度良宵的,他还一句话没套出来呢。
  绯流琥定定看了他一会儿,又摆出刚进来时似笑非笑的表情靠近了迪达拉。他伸出手,忽然抚上了迪达拉的耳后,流连了一会儿又向下抚摸了脖颈,直到快要探进衣服时才结束了试探性的抚摸。迪达拉有些僵住了,他更没料到这人说完艺术就上来摸他,奇怪的是他并没有觉得很反感,因为绯流琥...有些眼熟,可黑漆漆的小屋子里他也不敢确定自己有没有看错,脑子里又忽然闪过“夜还很长”这个念头,他更是一动不敢动。


  绯流琥举起酒盅一饮而尽后站起来理了理衣衫,便朝门走去准备离开。迪达拉错愕过后反应过来自己可能要失去一则有用的情报,难道自己的魅力就这么不够?他挪了挪抓住了绯流琥羽织一角,“旦那你要去哪里,嗯!”
  也许是太过用力迫使绯流琥停下脚步,绯流琥微微侧过脸看了一眼抓着自己衣角满脸不甘的迪达拉,伸手撩了一下迪达拉长长的刘海:“并不是对你没兴趣,只是对于我来说,今晚结束了。方才也只是为了确定你没有藏小玩意儿才对你出手。”
  迪达拉松开了绯流琥的衣角,看着他离开房间,并错愕的品味着绯流琥留下的那句话。

  “顺便证明了你不是花魁的事实。”

评论(2)

热度(38)